来自 财经 2021-04-07 14:16 的文章

成本不足一元售价上千元医美乱象何时休

原标题:成本不足一元售价上千元 医美乱象何时休

近年来,“颜值经济”和“悦己消费”蓬勃增长,医美行业如雨后春笋方兴未艾。旺盛的需求不仅促进了市场的发展,也催生了不少行业乱象。一些爱美人士由于缺乏专业知识,频频“踩坑”。不久前,一起制造并销售假冒医美药品的案件在天津画上句号,再次为人们敲响了警钟。微整形缘何屡变“危整形”?医美药品造假何时休?

仿制假药装进国外包装身价暴涨千余倍

2020年2月1日,一起生产售卖假药的案件被移送至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检察院,经过调查人员的抽丝剥茧,一个跨越六省十地、销售额达数千万的犯罪团伙逐步浮出水面。

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杜颖介绍,梁某原为重庆某制药公司的技术员,2009年辞职后长期从事化妆品经营。近十年的“摸爬滚打”,练就了他敏锐的市场嗅觉。2018年初,他从同行嘴里听说了“保妥适”。

据同行介绍,“保妥适”是一种临床和美容用注射药品,产自美国,主打祛皱、瘦脸,耐受性高、稳定性强、致敏性较低,听说使用“保妥适”很烧钱,一针就要两三千,梁某动起了歪脑筋。

2018年7月,通过朋友的介绍,梁某认识了此前在生物制药公司任职的“杜博士”。经过反复试验,打磨出一套完整的制作方法:利用简单发酵得到的菌种,用高压设备收集菌种破菌,经过特殊处理得到目的蛋白,然后电泳系统定量。再加入化学物质分装稀释,加盖胶塞后放进冻干机冻干。这样,一瓶底价不足1元的仿冒“保妥适”肉毒素冻干粉就诞生了。

调查人员发现,部分仿冒产品分销到了孙某手中。为了以假乱真,孙某采用制装分离的模式,将冻干粉、说明书、标签、内托、包装盒分别寄送至仓库,由“自己人”进行包装,在外包装上用的是“保妥适”在国外销售的版本。

除此之外,该团伙还对销售人员进行简单的美容知识、包装工作培训,借助网络电商平台、微信群组、参加美博会推广等,销售们锁定目标人群,努力向外推销仿冒“保妥适”的A型肉毒毒素,产品流向众多“黑美容院”、个人整形工作室和广大消费者。

据了解,该产品在“黑美容院”售价普遍在1000元以上,利润翻了上千倍。

成立公司层层分销链条上下“各司其职”

“杜博士”成功研制出仿冒“保妥适”产品后,梁某自己进行了试用,感觉“效果和真的一样”,就将样品发放给客户试用,收获了一些好评。经过市场需求调查,“杜博士”和梁某计划将产业做大。

为此,从2018年底开始,二人陆续在山东日照、重庆永川、河北涿州的代工厂进行工艺试验,前后生产了几批向外销售。但由于设备问题产品合格率不高,且代工费高昂,于是二人投资100万余元成立公司进行批量生产。

资金虽然到位,但人手不足的问题逐渐凸显,“杜博士”找到从事生物医药行业的几位“老朋友”,许诺高额报酬说服他们“技术入股”。几人明知这是生产假药,但想想“占股分红”带来的高额回报,还是壮起胆子干了起来。

在寻找上游“技术”支持时,梁某也没有闲着,从2018年底第一批仿冒产品制成开始,他就积极拓展下游销售渠道,逐渐寻找到几位医美行业的固定客户,并辗转联系到孙某对产品进行分销。

为了更好地进行销售,孙某等人在济宁市某别墅区租用了一幢别墅当“大本营”,并招募了多名年轻销售员向外销售。孙某向销售员们承诺:“产品没有统一价格,大家可以自行加价出售,差价归自己所有;你们只负责卖产品,发货和售后都由‘公司’负责。”

销售渠道打通,几位犯罪嫌疑人有了“成功”的错觉,但假冒产品总会露出马脚。一名家住天津市红桥区的消费者在购买和使用减肥产品后感到不适,怀疑买到了假药并报警。公安机关经侦查后分别在山东省济宁市、湖北省武汉市等多地将11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抓获,并缴获仿冒“保妥适”“粉毒”“白毒”等进口品牌的A型肉毒毒素5万余支。

2020年7月15日,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生产、销售假药罪,对11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。2020年10月15日,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法院全部采纳检察机关提出的诉讼请求,对11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及罚金。

医美乱象屡禁难绝爱美更要擦亮双眼

随着科技的发展,医疗美容已经从简单的保养变为了更为复杂的手术治疗,医疗美容也早已不再是明星的专属,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开始尝试用医疗手段让自己的容貌变得更美。中国整形美容行业协会发布的年度报告预测,到2022年,中国整形市场规模将达到3000亿元,巨大的市场带动了相关行业的迅速发展,逐渐成了医美行业乱象丛生的温床。